秦偃月不理解这兰归燕是什么意思。

这兰归燕,说话有些阴阳怪气的。

“恭喜你们,有情人终成眷属。”秦偃月不太想跟她说话,起身离开。

“你知道陆修为什么突然答应娶我吗?”兰归燕突然激动起来,“太子妃见到我之后,没有一点点的熟悉感?”

“你看到我的脸之后,没有其他的感觉?”

“我对女人没兴趣。”秦偃月道。

兰归燕长得很美,明眸皓齿,肤白如凝脂,是个美人。

但,美人多的是,燕瘦环肥,各有各的美。

她不解兰归燕激动且语无伦次是什么情况。

“太子妃没觉得我跟你有五六分相似?”兰归燕自嘲一笑。

秦偃月敛眉。

若不是兰归燕提及,她当局者迷,真的没发现兰归燕的长相与她相似。

仔细瞧瞧,的确,眉眼尤其像。

难怪她看到兰归燕的第一眼就觉得面熟。

“天下容貌相似的人何其多?”秦偃月,“兰姑娘不必纠结,你就是你。与旁人无关。”

“我不纠结?”兰归燕的笑容里带着些许凄凉,“太子妃,看你的样子,似乎并不知道陆修真正喜欢的人是你。”

秦偃月一怔:??

“他曾亲口对我说过不会娶我,让我另选良配。我给他写了很多信,他都无视。后来某天,他却一改先前的态度,不仅回信,还常常与我见面。”兰归燕自顾自说。

“我以为我的等待得到了回应,每天期待他的来信。后来,陆修跟我见面时喝多了,他抓住我的手,说了一些话。”

兰归燕的手紧紧地抓住衣裳。

“他说,你是他想要却永远得不到的人,甚至,这份感情都得深埋心底,不能表露出一丝。那股感情压抑得他发疯,发狂。”

“他还说,跟我在一起的时候,可以想象是你在身边,让他暂时忘却那种痛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