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偃月不知道老太君心中所想。

更没想到这老太太在不久之后,将一队以一敌百的娘子军交给她,解了燃眉之急。

秦偃月还有更重要的问题。

这个问题,问出来大逆不道。

秦偃月踟蹰了好一会,“老太君觉得开国皇后此人如何?”

“忠肝义胆,豪放爽快,为人正直,是女中豪杰。”老太君不吝夸奖。

“属下年轻的时候曾见过开国皇后几次,开国皇后真的是个传奇人物。说起来,您的气质与开国皇后有些相似。不拘小节又雷厉风行,令人心生好感。”

秦偃月看着穆老太君一把年纪了还星星眼无比崇拜的模样,有些不忍心问下去。

“时候不早了。”秦偃月,“我该回了,等下次见面,老太君一定要详细和我讲讲开国皇后的事宜,她老人家身边的人也多讲讲,我爱听着呢。”

老太君忙应着。

秦偃月不好再停下去。

隔着一扇门,她也能感觉到暴躁东方璃上线。

再等下去,他肯定会踹门。

“对了,老太君常吃的药里,将羌活换成独活,你的疼痛情况会减轻很多。”

穆老太君愣了一下。

秦偃月一边往外走一边说,“羌活和独活效果差不多,但主治却是不同的。上半身的风湿病痹痛用羌活,身半下列的风湿要用独活。你的风湿在腿部,用独活效果更好。”

“首领您等一下,属下突然想起一件事来。”穆老太君像是想起了什么,忙道,“曾经,开国皇后身边也有一个人曾经说过类似的话。”

“开国皇后很信任她,她医术高明,就是给人的感觉阴森森的,总是在谈论什么长生之道。”

“哦?这个人在哪里?”秦偃月一凛。

穆老太君皱起眉头,“好像,没多久就失踪了。从那之后再也没听过那个人的行踪,就跟凭空消失了一般,或许,早已经死了。”

“老太君,你要是再想起什么,记得告诉我。”秦偃月打开门。

东方璃正暴躁地在门外徘徊。

东方璎和东方玖也在门口,不断往里面张望着。